第六章 找回場子

作者:紅葉1|發布時間:2019-04-11 08:41|字數:3071

  韓晉就站在方朵身后,臉色陣青陣白,眼前不自覺浮現出季晗痛楚的眼神,那么倔強,那么決絕……

  尊嚴是她無論如何都珍視的東西,怎么會愿意把舊傷疤鬧到人盡皆知?

  “是,她不是那么種人,你很了解!”方朵白眼翻到后腦勺,指尖迅速地敲打在鍵盤上。

  門口悉悉索索的聲音,用腳趾頭也猜得出來,吃飽了撐著的人,門板上不知道貼了多少,聽墻角!

  “收拾東西。”韓晉緊繃著臉,瞥了眼門口,這里是不能住了。

  他可不想,每天去上課,走過走廊,如同過街老鼠!

  ***

  星巴克。

  季晗坐在窗邊的位置,陽光正好,暖風和煦。

  炸開鍋的學校論壇,又掀起了一輪熱潮,眼下學校的大紅人方朵,竟然實名發了條澄清帖子。

  “各位誤會了,我和季晗確實是朋友,但是我和韓晉是真心相愛。至于造謠說的,其實并不準確,我和韓晉是在他們分手之后在一起的。韓晉沒有出軌,我也沒有對不起季晗……”

  帖子末端寫著結婚日期,就在下個月國慶節,附加了酒店地址。

  “呵!”

  季晗順手蓋住了平板,指尖有一下沒一下的敲打在桌面。

  兔子逼急了?都開始胡言亂語了?

  是沒有撬墻角,這些年,她明面上是韓晉的女朋友,私下,她倒貼像保姆,給韓晉送飯,給韓晉買應急的衣服,關心他,每天凌晨五點去圖書館為他占座。

  方朵呢?

  在他床上玩盡各種花樣,反而她才像插入他們感情的小三。

  論壇上的事是她抖出來的又怎樣,重活一世,她不想再那么憋屈,該打臉時就得狠狠的打。

  她就是要讓方朵臭名昭著,韓晉玩火自焚!

  “不開心?”坐在對面的許毅倫單手支頤,薄唇有著微笑的弧度,如墨的眸子,映著她面無表情的容顏。

  “沒有。”季晗默默看了眼時間,今天9月23,也就是說,還有一個星期,韓晉和方朵就要結婚了。

  親眼見證自己曾經的老公娶別的女人,全世界恐怕沒幾個吧!

  “放心。”

  許毅倫突然伸出手,捏著她手指,兀自挑眉,眼光凌厲了幾分,“放心,我給你找回場子。”

  其實真要說報復,她也不過是讓那對渣男渣女丟了臉,落了個臭名聲,方朵不是喜歡韓晉喜歡的不得了嗎,這倆人湊到一塊結了婚,等她被王鳳百般挫磨,就知道小三不是那么好當的。

  可許毅倫要幫忙,她還真想不出,這人要怎么找回場子。

  “真的啊?”她提起精神,笑瞇瞇的抬手捏了捏徐毅倫的臉,對上他含著溫柔的眼,頓了頓,“前幾天的事,謝謝你,那天,在醫院里稍微……利用了一下你。”

  許毅倫笑意不減,“你可以再利用一次。”

  “嗯?”

  季晗一頭霧水,他指尖點了點唇角,她的臉,驟然冒出熱氣來。

  “想得美!”她猛地抽回手,卻見徐毅倫修長的指尖將自己鬢角的發攏在耳后,她登時紅了臉,耳朵都冒著熱氣,“我回宿舍。”

  “也好,住不了幾天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季晗沒聽清,回頭只見他端著咖啡品嘗著,以為是幻聽。

  “沒什么,今天就不送你了。”

  許毅倫眼皮也沒掀一下,季晗點了點頭,轉身立馬捂上自己發燙的耳垂。

  韓晉和方朵搬走的事,季晗是好幾天后才聽人說起,同學間打趣說,都是快成家的人了,夫妻之間有自己的小窩,難道還要在宿舍里直播造娃么?

  季晗滿不在意,眼不見心不煩,換做是她,也沒臉再在學校里呆下去。

  “季晗,你快看,思成教育的總裁在微博上稱,凱賓斯基酒店被他們包場了,國慶節的時候,在凱賓斯基酒店舉辦婚禮!因為愛人是我們學校的學生,所以歡迎全校師生免費到場吃喝玩樂。而且,還po出了伴手禮,永生花誒!”

  剛一下課,身邊的朋友就拿出手機,拉著她看微博。

  思成教育她是聽過的,好像是一個國際品牌,專注于幼兒小學孩子的教程,很有名氣。

  “跟我有什么關系?”季晗冷漠掃了眼,她一向不怎么關心花邊新聞。

  “不是嘛,那個誰和那個誰的結婚地點不就是在這?而且還是同一天結婚,你說,這土豪跟方朵啥關系?該不會,方朵傍上有錢人,扭頭就把韓晉踹了吧?”

  同學的分析,這才讓季晗回憶起來。

  同一個地點,同一個時間,新郎不是同一個人?

  韓晉是思成教育的總裁,可能嗎?

  這個問題一直縈繞心頭,百思不得其解走出學校,一輛賓利慕尚突然停在面前。

  她只得停駐腳步,正打算繞開前行,車窗搖了下來,一身黑西裝的男人蓄著寸頭,笑得和善,“太太,請上車。”

  許毅倫的助理。

  這年頭還有人叫‘太太’的?怕不是腦子有問題?

  “許毅倫呢?”季晗知道這是來接她的,暗自琢磨著,這助理在許毅倫那混不下去,還做了份給老板開車的工作。

  這些天,許毅倫似乎很忙,在學校里幾乎不見影。

  “許先生,讓我帶您去一個地方,其他我就不知道了。”助理說著,緩緩開車駛出學校,七轉八拐,抵達一處莊園。

  “搞什么飛機?”季晗在車上打了好幾通電話,許毅倫也不接。

  莊園處在蓁蓁樹木中,雕花的大門敞開著,一條碎石子的道路,中間的小廣場,有著一處噴泉。

  “太太,請。”

  助理俯身做了個邀請的手勢,季晗丈二和尚,難道許毅倫在里面,這是餐廳?

  稀里糊涂的穿過請草坪,一棟別墅映入眼簾,米白磚砌的墻,灰色的瓦。

  當她踏進門口,赫然見一排女人有的提著禮服,有的捧著首飾盒,有的拿著剪刀和電吹風,詭異的盯著她笑。

  豁然間,毛骨悚然。

  ***

  十一國慶,作為旅游城市中心的B市,人滿為患。

  瑩白色的加長勞斯萊斯,引擎蓋鮮花絢麗,兩側后視鏡扎著的氣球隨風而動。

  前有攝影車開道,后有十幾輛瑪莎拉蒂護航,一路上行人紛紛觀望,行車生怕碰個好歹賠償,主動讓開道來。

  坐在后座的季晗身穿白紗,緊緊攥著手心里的捧花,一切如夢一般。

  她要嫁人了,風風光光……

  上輩子,她委曲求全,為嫁給韓晉什么都不要,兩年來,韓晉除了給過她一本結婚證,什么也沒給。

  重活一世,結婚證沒有了,卻似乎擁有了更多,更重要的是,新郎……

  凱賓斯基酒店就在跟前,一道樂符的水晶門,雕刻著‘許毅倫&季晗”的名字。

  婚禮策劃人員拉開車門,造型師連忙到她身后為她提起裙擺。

  前擁后簇,不少媒體搶著拍攝,閃光燈此起彼伏。

  季晗的父母早已去世,沒有人送別,倒是省去了很多環節。

  “你看看人家,你再看看你!我的腿都快斷了!”一聲怒罵傳來,同樣是一身白紗,相比之下,方朵狼狽不堪。

  烈日當空,滿頭大汗,一只高跟鞋脫了跟,走路一瘸一拐。

  有什么辦法,車堵在大馬路上一個多小時,怕耽擱時間,她硬生生走了三個站!

  季晗聞聲回頭,不期然的與方朵四目相接,對面的小飯館,充氣門上貼著的正是韓晉和方朵的名字!

  方朵懵了,整個人猶如石化,連同她身邊的韓晉也如晴天霹靂。

  “季晗。”

  溫潤聲音傳來,許毅倫一身手工西裝筆挺,五官棱角分明,闊步走出凱賓斯基酒店,腳下生風,氣質冷峻。

  “許總,許總,能接受采訪嗎?”

  等了大半天的媒體終于按耐不住,圍上前去,長槍短炮伺候。

  “我的助理會回答你們的問題,謝謝各位。”許毅倫薄唇微啟,淡淡的一句,助理立馬挺身而出,將一群人引到自己面前。

  季晗站定在車前,看著他一步步走來,依舊恍然如夢。

  一直以為,他只是學校代課的教授,誰會想到,他家庭背景那么深……

  “走吧,我最美的新娘。”許毅倫翹起唇角,自然而然地牽起她的手,搭在自己臂彎里。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都市婚戀小說《誘妻入懷:老公輕點疼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fenbaner.com/book/65894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fenbaner.com/book/65894/7009715 閱讀此章節;

2020/4/5 8:10:36
电子游艺免费申请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