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一出好戲

作者:紅葉1|發布時間:2019-04-09 05:46|字數:2764

  季晗在等,不急不忙,像是個等待魚兒上鉤的垂釣人。

  吃一塹長一智,她倒要看看,是誰捉誰的奸?

  房間里悉悉索索的聲音,沒想到韓晉還真的開門了,胡亂套在身上的睡衣,紐扣錯位,床上凌亂的被子,不見方朵人影。

  “你一個人在宿舍干嘛呢?”季晗不經意的往屋子里探了眼,韓晉住在五層,方朵總不可能像她一樣跳窗逃走吧?

  “能干什么,躺著看小說,倒是你,怎么不給我打電話就過來?”韓晉佯裝無事,轉身走到書桌前,倒了一杯水喝。

  視線略過那唯一能藏人的地方,她眉梢一挑,“哦,我剛去吃了早餐,肚子疼,回女生宿舍太遠,借你衛生間用用。”

  季晗說著就往衛生間走去,韓晉剛喝下的水‘噗’地一聲噴出,幾乎是脫口而出喝止道,“不行!衛生間不能用!”

  可是,話音已經晚了。

  季晗擰開了門把,一臉無辜的扭頭看向韓晉,見他臉色如吃了死蒼蠅一般難看,心里不由暗爽。

  嘖,驚險嗎,刺激嗎,要的就是這個感覺!

  “為什么不能用?你緊張個什么勁?”季晗推開門,衛生間不大,擺放著洗手臺和馬桶,門邊有掃把簸箕。

  明眼一看沒人,但深黑色浴簾后遮擋的浴缸就不一定了。

  “因為,因為……下水道堵了!馬桶暫時不能用。”韓晉心如擂鼓,迅速編了個借口,他不自覺的吞了口唾沫,還好她沒發現。

  掃了浴簾一眼,季晗突然有個更大膽的想法,比起捉J在房,好像還有更有趣的事。

  “哦,你早說嘛!”說著她轉頭看向馬角落里的臟衣簍,“屯這么多衣服也不知道去洗,真是的。”

  一副管家婆的架勢,她提著衣簍出來,“我回去,順便把這些丟洗衣房,走了。”

  “哎……”

  韓晉欲言又止,死死地盯著衣簍里的一條粉色小內內,眼前已經沒了季晗身影。

  “季晗,你等等,我自己會送……季晗……”

  季晗才不理他,提著衣簍走的飛快,一路到了宿管站,她眼睛一轉,特意裝成走不動的樣子停下。

  韓晉氣喘吁吁拽住了她:“我還有別的衣服,你干嘛跑這么快!”

  “我肚子疼,哎呀,真是!”季晗娥眉緊擰,將臟衣簍塞了回去,扭頭就趴在宿管窗口道:“阿姨,他宿舍房下水道堵了,你上去幫忙修一修吧!”

  !韓晉抱著臟衣簍,站在原地尷尬不已,便見宿管推了推老花鏡,拿出了馬桶栓,“我說你們這些小年輕,什么東西都往下水道扔……”

  “額,對不起,阿姨……其實……”韓晉望向跑遠的季晗,聽著訓話只得打掉門牙往肚子里咽。

  猶猶豫豫,到了五樓,他也沒能說出阻止宿管的話,只能暗自祈禱方朵已經離開。

  等等,看向自己懷里抱著的衣簍,韓晉臉色一白,此時他眼前只有兩個大字:完了!

  “是這了吧?”與此同時,宿管推開宿舍門,突然一聲尖叫響徹了整棟宿舍樓。

  五號樓012號門前,不少學生探頭探腦。

  女人裹著被子縮在床腳瑟瑟發抖,淚眼婆娑的像受傷的動物,怵惕地看著手持掃把,一臉兇相的宿管大媽。

  “看看你,成什么樣子!大白天的,不好好學習,一個女人跑到男生宿舍廝混!成何體統!”

  大媽聲色俱厲,罵得韓晉抬不起頭來,“還有你,學業方面沒問題,沒想到生活這么混亂!”

  “阿姨,阿姨,我的錯,求你別說了成嗎?”韓晉垂眉低首,小心翼翼的扯著她衣角,他怎么也不會信想到這是季晗故意的,畢竟慌是他隨口編的,事是他自己做的,只能大嘆一聲倒霉。

  光溜溜的方朵被宿管揪著耳朵罵,左鄰右舍的男生們一飽眼福,意猶未盡的在門口扎堆成群。

  她這會兒剛裹上被子,發絲凌亂,臉如紙白。

  “不讓我說!現在知道要臉了!”

  宿管的罵聲驚天動地,季晗站在樹蔭下往上看,明眸冷徹。

  前世,這一幕發生在她自己身上,這次輪到方朵,自己雖經歷過同樣不堪的恥辱,可她不是圣母,不會去同情方朵,這都是他們應得的!

  “快走,五樓有戲看!”

  “私會被抓個正著!”

  不少男生興致勃勃沖進樓去,可想而知,過道里應該水泄不通了吧?

  唇角微揚,電話在這時候響了起來,看了眼屏幕上‘許教授’的備注,季晗眼里閃過一絲慌亂,隨后被沉重代替。

  ***

  星巴克咖啡就在學校外不遠,學生居多。

  季晗走進,一眼看到坐在窗邊的男人,寶藍色的西裝熨燙妥帖,清冷俊逸的臉,線條流暢如同畫家落下的筆觸。

  陽光為他鍍著一層淡淡光暈,他還是記憶里那樣,無論身處何地,都是不可忽視的星辰。

  對于這個因嫂嫂懷孕而來代課的教授,前世的季晗原本沒多少好感,甚至為著那一夜,一直對許毅倫心懷厭惡,如果不是他,自己不會在韓晉面前抬不起頭。

  可后來,一次次的出手相幫,無聲陪伴,直到發現韓晉和方朵的設計,再想起許毅倫的脈脈情深,只讓季晗覺得羞愧難當,無顏面對……

  “季晗,這。”

  似乎察覺到她注目的視線,許毅倫抬眼往她看來,墨色的眸子光華如玉。

  這才算是重生后第一次正式見面,季晗抿了抿唇,大步往窗邊的位置走去。

  “喝什么?”許毅倫拿起點單推到她面前,語氣有些輕,小心翼翼的,雙耳似充了血般。

  “你說你想談談昨天晚上的事?”季晗將他別扭的樣子盡收眼底,他總是這樣,看著清高孤傲,其實性格溫和熨帖,總是事事為別人考慮。

  如果不是前世兩人已經相識許久,對他的脾氣秉性也摸了個透,季晗還真想不到這人早已喜歡自己很久。

  許毅倫指尖驀然一顫,眼神里夾著絲錯愕,“你……”

  “我就直說了吧!不需要你負責,希望你能忘得干干凈凈,無論是昨天,還是今天,我們沒有任何特殊關系。你依舊是許教授,我是生物系的學生,就這樣。”

  季晗五指收攏再松開,所以這輩子,就別再和自己牽扯上了吧,去為一個真正值得的女孩付出一生。

  許毅倫薄唇翕張,錯愕已演變成驚愕,眉心微微蹙起。

  等等,按照前世的發展,她會懷上許毅倫的孩子!雖然那孩子剛出生就被韓晉他們……此刻,他應該已經在自己肚子里了吧。

  再為人母,季晗是一定要把他生下來好好撫養長大的,那么,這個親生父親……

  許毅倫哽在喉嚨的話還沒說出口,季晗目光頓住,忽然話鋒一轉,“我說出了你的心聲對不對,不過,遺憾的是,我不是那么通情達理的人。”

  說完,她心狂跳不止,坐在他對面,一本正色道:“你要承擔責任!”

  許毅倫眼皮跳了跳,畫風的轉變太快,快得讓人反應不過來。

  他一時失語,只靜靜的看著她,看著,看著,季晗的臉‘騰地’灼紅,“你……你什么意思,不想承擔責任是么?”

  盡管她記得,這人曾說很早就悄悄喜歡自己,可男人的情話哪分得清真假,此刻真真切切的坐在這里,在這個時間節點,她心里還真沒底。

  見許毅倫一臉驚愕久久不說話,季晗手心已滿是冷汗。

  空氣靜謐,靜得能聽到她雜亂無章的心跳聲。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都市婚戀小說《誘妻入懷:老公輕點疼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fenbaner.com/book/65894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fenbaner.com/book/65894/7008395 閱讀此章節;

2020/4/5 8:46:16
电子游艺免费申请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