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章 名聲大噪

作者:沫熙|發布時間:2019-06-18 06:00|字數:3631

魏公公嘆了口氣,說道:“怎么不是,皇上心尖上的人久病不愈,皇上與貴妃皆是著急,若不是太醫院院判德高望重的,此刻只怕也是不好了。”

白曦塵聽著魏公公這話,既是向他說明了來意,又是暗里指點著他,叫他好好醫治了去,不然這一介平民,身首異處是輕而易舉的事情。

云夢兮不由得看著身側的白曦塵,擔憂的神情不加掩飾的顯現在臉上。

白曦塵自然時聽出了魏公公的意思,亦是。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云夢兮臉上的神情,對著云夢兮微微一笑以示安撫,隨后上前對著魏公公道:“勞煩公公親自走一趟了,只怕草民還得回白曦堂取了藥箱再隨公公進宮。”

魏公公顯然是此時才注意到云夢兮身側的白曦塵,月白的長袍,面容是白曦塵一貫易容而成的老人姿態。

“那事不宜遲,咱家這就命人送白醫師回白曦堂取東西。”魏公公自然不敢怠慢了白曦塵,到底是皇帝。指明要進宮醫治自己最喜愛的八寶的人。

白曦塵取了藥箱便隨魏公公進宮。

魏公公帶著白曦塵徑直到了八寶的宮中,一進殿里,皇帝早已坐在首位上等著白曦塵的到來,一旁的貴妃面上有些焦急之色,在憔悴的臉上尤為明顯。

“草民參見皇上,貴妃娘娘。”白曦塵在下首恭敬行禮。

“起來吧。”皇帝打量著下首的白曦塵,頎長的身形卻顯得有些瘦削,面容雖是蒼老,但是一雙明眸有著異樣的神采,顯得特別精神。

“聽聞你在坊間治愈了許多病人,可有此事?”皇帝開門見山地問著問題,沒有任何拐彎抹角。

“是,此次瘟疫的本質其實是雞瘟,草民依著先帝年間那場雞瘟留下的藥方子做了研究,且昨夜用這方子救了幾個病人,皆有好轉的現象。”白曦塵恭恭敬敬地答著,他心中明白此番皇帝的探尋之意,有些不屑。

“皇上,即使如此,不妨叫他試試,八寶可不能再拖了啊。”貴妃對著皇上進言道,她心中怎么能不急,八寶是她唯一的孩子,如今在病榻上遲遲不見好轉還有愈加嚴重的趨勢,這一顆懸著的心遲遲不能落下。

皇帝自然也能明白貴妃心中的焦急,遂點了點頭,對著下首的白曦塵道:“好好醫治八皇子,不然,朕唯你是問。”

面對皇帝的威脅,白曦塵顯然沒有放在眼里,只面上恭恭敬敬地應了下了。

隨后,白曦塵在內監的帶領下到了八寶處,把脈之后,發現八寶的病情并沒有一路上魏公公轉述的如此嚴重,連他白曦堂里有些嚴重的病人都比不上,畢竟有著太醫院院判在一旁診治,雖不能根除,好歹也是控制住了病情。

白曦塵按部就班地進行著自己的動作,身側是有著幾個太醫在的,原本他們對著這個民間醫師有些不屑,輕視,因著白曦塵將原來的湯藥盡數更換之后,對于白曦塵更是不滿,但看著經白曦塵治療后,八寶竟能醒過來,故而不得不贊嘆白曦塵的醫術學識,而這只因著白曦塵知曉了這瘟疫的根源,因此對癥下藥,自然比之前漫無目的地藥物湯汁好上許多。

白曦塵本著醫者仁心的原則,對八寶盡心盡力地照料著,八寶的病情也逐漸好轉,已能夠坐起來好好陪著貴妃皇帝說說話。

“白醫師果真是妙手回春,你可要什么賞賜,朕皆可滿足你,即便是太醫院的一官半職,也不是不可以的。”白曦塵治好了八寶,皇帝自然龍心大悅,必要賞賜點什么給白曦塵。

白曦塵只微微一笑,道:“回皇上的話,草民才疏學淺,只怕入不了太醫院,況且草民一向粗鄙,皇上若能賜些錢財讓草民置辦些藥材緩解京中的瘟疫,草民倒是樂意之至,亦是可令皇上福澤天下。”

皇帝瞧著白曦塵真摯的神情,倒也不執意留他在太醫院,笑道:“這樣便可?白醫師不需要其他賞賜?”

白曦塵用余光將皇帝的表情盡收眼底,未達眼底的笑意與一旁真正開心的貴妃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
“皇上,依臣妾看來,若是白醫師想在太醫院某個一官半職,憑著這一身的醫術,何愁碰壁,白醫師如此高齡,只怕也只是想享兒孫福的人,皇上覺著這樣可好?”貴妃在一旁笑意盈盈地開口說道,可以看出,她是真心感謝著白曦塵的。

“回皇上,貴妃娘娘的話,草民的發妻早年間便是因著瘟疫去世,并著一雙兒女一道去了,草民未動過續弦的心思,故而一直是孤家寡人。”白曦塵不得不編出這樣的話來應對著堂上的兩位。他不知道兩人的真心有幾分,只這樣的場面一向令他最為煩心。

“如此,那邊賜黃金萬兩,另外太醫院藥房的東西可任你挑選。”皇帝在堂上朗聲說道。

白曦塵的雙眸倒是因著這話亮了起來,這樣的賞賜不可謂是不好啊。

而因著白曦塵醫治好了八皇子得了如此大的賞賜,卻又把賞賜多數用于賑濟病人,一時間名聲大噪,街頭巷尾無不在傳說這白曦塵白醫師的傳奇。

此時,天上下起了小雨,混合了有些涼意的空氣,直叫人發寒。

而源染初因著午間小憩時忘了關窗,有恰逢雨絲落窗,涼風入戶的,原本就沒有大好的身子又孱弱了幾分。

楚雨凝看著沉睡的源染初,無奈嘆了一口氣,前幾日還與他說著“身子是自己要自己愛惜才好”的話,這兒便又病倒了,如同稚童一般不喜別人的勸告。

楚雨凝用手探了探源染初的額頭,滾燙的溫度卻是下了她一跳,手指搭上源染初的脈搏,虛弱的不成樣子。

當湯藥被源染初一次又一次的吐出來時,楚雨凝急得手足無措,這樣的情形顯然是沒想到的,而這段時日里,白曦塵被召進宮里為八寶醫治,故而只能讓楚雨凝獨自一人醫治著源染初。

楚雨凝吩咐云墨染取了烈酒和棉布來給源染初降溫。

“把他上衣脫了!”面對楚雨凝的吩咐,云墨染驚訝到在原地一動不動。

“你要干什么!”云墨染如蒙大敵的警惕令正在忙活的楚雨凝不由停下手上的動作,回頭看了云墨染一眼。

“你想讓你主子活活燒死過去?不過給他擦身降溫而已,你又在想什么?”楚雨凝話語有些不悅。

云墨染表情有些發窘,好在楚雨凝依舊是繼續著手上的動作,沒有與他多做言語。

待楚雨凝將棉布浸漬上烈酒時,源染初健碩的上身已暴露在楚雨凝面前。

緊致的肌肉可以看得出源染初平常精于習武,上面卻不乏傷痕的存在,左胸口一道傷痕明顯因著時間的流逝而與周遭肌膚融為一體,但是還是改變不了它猙獰的面貌,況且左胸口可是離心臟最近的地方啊,這個男人到底遭遇了什么?一時間,楚雨凝冒出了她意想不到,同時也是抑制不住的情緒。

但是楚雨凝皺了皺眉,將不該有的想法從腦中清除出去,讓云墨染扶起源染初的身子,用手上的棉布細細擦試著源染初的身子。

酒精的味道混合著源染初身上的檀香味徘徊在楚雨凝的鼻息間,近在咫尺的。面容熟悉萬分,卻又陌生萬分,室內安靜的很,胸腔中的心跳聲亦是清晰入耳。

曾經,亦是聽到過這樣的聲音,那是的驚喜與如今的心如止水,心境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,而人,也是漸行漸遠,心亦是不能貼近。

待楚雨凝替源染初擦拭幾遍身子,便由著源染初繼續昏睡過去,一直到入夜時分,源染初才堪堪醒轉過來。

源染初神思卻是混沌一片,眼前還是模模糊糊一片,看著坐在床邊的楚雨凝,明明還是清灰長衫的男子裝扮,但是在源染初眼中,楚雨凝的。面容清晰的出現在眼前。

“雨凝,不要再走了好不好……”不穩的氣息伴著浮若游絲的話語,驚醒了昏昏欲睡的楚雨凝,手上被溫暖的大掌所覆蓋,被緊緊握著。

“王爺?”楚雨凝不清楚源染初這是醒了還是夢話,試探性地喚了一聲。

源染初眼前的景致漸漸去清晰起來,入眼的并不是日思夜想的面容,心中失落萬分,將手也移開,垂了垂眼睫,啞聲道:“扶我起來。”

楚雨凝上前將源染初扶起來,在他身后又塞了一個柔軟舒適的軟枕墊著。

楚雨凝重新落座時,恰好對上了源染初依舊明亮的眸中,面容較之之前更加蒼白了幾分。

“先前不是沒叮囑過王爺要愛惜自己的身子,如今落了病且不說是否會落下病根,難道這吃藥臥榻的事兒是輕松且是王爺愛做的?”楚雨凝不由得皺眉諷刺出聲,依著她如今對于源染初的感情,莫說悉心照料,就連心平氣和說話都是難事,可如今不僅悉心照料著,還相安無事地面對面說話,即便不是心平氣和,也似乎比預料之中的好上一些。

源染初唇邊泛起蒼白一笑,恰好此時侍女將藥送進來,楚雨凝借機讓了位子,看著源染初將藥喝下,隨后把了把脈,見脈息不似之前那邊柔弱,便也放下心來。

“王爺若是沒有什么不適的,我就先走了。”楚雨凝未等源染初回答,便轉身離開了源染初的住所。

源染初依舊還是只能看著楚雨凝遠去的背影而不能做什么,唇邊泛起一抹苦笑。

我是不是只有這樣,才能留下你……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穿越架空小說《嫡女重生:冷面王爺撩不停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fenbaner.com/book/5885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fenbaner.com/book/5885/1029778 閱讀此章節;

2019/6/22 15:52:03
电子游艺免费申请彩金